用普评制理顺选民与代表、代表与各级领导的关系是当务之急!
2009-04-29 03:20:20
  • 0
  • 1
  • 0

用普评制理顺选民与代表、代表与各级领导的关系是当务之急!

理论创新的最高境界就是上能为领导排忧,下能为百姓解愁。体制改革的最高水平就是在不影响现行体制正常运行的情况下,完善现行体制。普评制就有这个能力,因为它能理顺公民与公仆、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生产者与消费者、老师与学生、服务人员与被服务人员之间的关系,所以它才能满足这些条件,它是我们构建和谐社会科学发展社会主义最带根本性的组织保障。因此,它才有可能受到网民发自内心的好评。可有人却说,实行普评制难。假如
我建议:全国各级人大代表对全国各级领导,每年开人代会的时候搞一次信任投票,得票率低于51%的自动下台。用以解决贪腐、浪费和官僚主义的问题。对全国各级人大代表每年搞两次信任投票,得票率低于51%的同样自动下台。用以解决密切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的问题。否则的话,选民连自己选区各级人大代表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将自己的心愿及时反映给各级领导?各级领导不能及时了解下情,怎能“上工治未病。”?
《皇帝内经》上说:“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如果人大代表只埋头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不去真正做好人民代表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那是不行的。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肠梗阻的问题到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彻底解决?
假如按照上述办法实行普评制,那社会成本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这样去做,实行普评制还难吗?
陈云同志有一句话讲的非常到位,他说:“新发展要从旧阵地出发。”(陈云文选1926-1949第153-155页)上述办法就是以实求实因地制宜地去落实普评制,而不是按照普遍直评的办法去落实普评制。
普评制在事实上就是在为我们构建一种带有预防性质的民主监督网,有了这样一种民主监督机制,我们就不再怕贪腐、浪费和官僚主义。事实上“在袁庚离休前的10多年里,蛇口工业区的领导干部虽然掌管人事权和数以十亿计的财权,却没有发现过贪污受贿一类的案件。袁庚离休,蛇口恢复干部委任制后,贪污、受贿案时有发生,甚至当年蛇口的优秀干部虞德海在离开蛇口后,因“土壤”不同了,也成了全国闻名的巨贪。”这一无可辩驳的铁的事实充分证明:每年由群众对管委会成员投信任票,不信任票过半数就得下台,包括袁庚自己。”这至关重要。(参见今晚报08、3、27、7版林丹《袁庚:在那激情燃烧的年代》一文)袁庚的改革实践充分证明:普评制是有能力防止贪腐、浪费和官僚主义的。有人如果不信,请去台湾问问阿扁、阿珍,请去大陆、港澳的监狱去问问贪官,假如每年都对他们搞一次信任投票,他们还敢贪腐否?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参见毛选5卷173页)我们应当相信“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参见毛选3卷1031页) 我们更应当相信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集体以及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人民,当他们知道有这样一条合理化建议的时候,实行普评制就一定不是问题。
马迎春08.10.8改
我的主页:http://bxhj.512j.com 链接我的博客:http://blog.people.com.cn/blog/s/272237分别都有重要内容请用myc52@163.com多批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